访谈评论

杭间:当代手工艺的“三重阶”

不妨设问几个最基本的问题,今天的手工艺术是否真的达到优雅古典的高度,是否有所超越?为何作为日用的手工艺在日日萎缩而作为鉴赏的艺术工艺仍在蓬勃发展?在传承日益成为一种威权的时候,中国...

书法名家共聚 商讨中国书法的国际传播

诸多专家学者、书法名家围绕“新时代中国书法国际传播的有效途径和方法”“当代中国书法创作、研究和国际传播”“域外中国书法研究”“中国书法的海外出版、翻译与传播”等主题共同商讨中国书法...

孙鸿钧的山水画:返璞归真 浑然天成

孙鸿钧的山水画既讲究中国传统绘画的章法与笔墨,又不拘泥程式化的绘画模式;他的每一幅作品都能够在构图、色彩和画面布局上,让观者悟出其苦心经营般的探索与渴求。

金农和他的行书《华山碑札》:老梅著花,姿媚横出

《华山碑札》是金农写给友人的一封书信,是其行草类诗稿信札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这是金农晚年的作品,用笔率意而挥洒自如,墨色的浓淡枯湿变化自然。

忆2009年的王树村:靠呼吸机写书的人

王树村是国内当代最重要的中国民间美术的收藏家和研究专家,杨柳青年画的文化意义与现代价值的认定,和王树村几十年来的研究、推介有莫大的关系。

自得之趣:沈周山水画中的文人隐逸生活

来源: 北京画院公众号 诸葛英良 明人沈周是众人口中的“神仙中人”。 姜绍书在《无声诗史》卷二,对沈周艺术世界的悠然自得钦羡不已:“……先生世其家学,精于诵肄

齐白石与吕佩尔茨展带来的启发:美术创作要个性

前段时间,“大师窖藏——齐白石特展”和“重塑——吕佩尔茨雕塑及绘画作品展”两场大师级展览在山东美术馆陆续亮相,吸引了全国观众的高度关注

柴培甲:笔墨荷花,我的时代心象

就技法而言,他们都以各自娴熟的技法创立了各自的章法结构、笔墨风格,最为突出之处,便是作品中表现出来的“物我两忘”的状态,使荷花不单是风姿绰约、亭亭玉立的花卉生态性再现,更是经过内心...

嵇绍玉:“魏晋风韵”为何难以超越

内在情性和自我意念使苏轼成为“魏晋风韵”突出者。与智永、米芾不同,苏轼有着自己对生命意义的见解与思考,这正是其《黄州寒食帖》被世人评为“天下第三行书”的重要原因。

老艺术家谈油画写生:何为写生 为何写生 如何写生

写生对于创作的意义是什么?如何看待普遍存在的借用相机工具、画照片等现象,写生的方式方法有哪些?由写生出发,中国美术院校的油画教育、当下的油画创作又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几位油画界前辈...

代大权:再谈版画的语言和边界

艺术以审美的名义展示人性的永恒,化解人类行为的迷茫。版画创作不能总云山雾罩地讲故事,要从故事中提炼出人性的品质和操守。

郭宗忠: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郭宗忠认为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往往决定书法的高下,如书法家启功,他也是著名的学者,在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等方面成绩突出,其书风被书法界竞相模仿,就足以说明...

吴冠中与“粪筐画家”

吴冠中离世已经9年,但其作品中传递的真、善、美,越来越彰显出特有的蓬勃活力。刚刚翻新的香港艺术馆特设了“吴冠中艺术厅” ,也将隆重举办纪念活动,并长期展出吴冠中作品及相关馆藏。

杜克礼:从简洁中品味充盈 从平淡中品味厚重

杜克礼抓住自己最熟悉、最拿手的农村题材,从农民鼓劲夺丰收,拓展到学文化、学科技、学英模人物,反映农民在特定历史环境里思想和精神层面的追求,如《向科技进军》《课堂上》《青年突击队》等...

读徐里油画:追索民族意象的笔韵格局

徐里的作品在或浓或淡的油彩中掩藏了民族风貌,是一种久违的属于东方意象的味道。他的油画无论人物与山水,力求追索一种“心游物外”与“物我为一”的诗意,从中你会捕捉到民族文化的精神以及代...

艺术欣赏观就是要从“心”出发

艺术发展到今天,已从告诉你一个标准答案到邀请你参与的过程。而作为读者,如果我们仍然放弃欣赏的权利,盲目地跟从,那么我们永远无法品尝到作品本来的美妙滋味。所以,作为读者,要捍卫自己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