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讯 > 访谈评论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访谈评论 来源:罗唐生 2021-02-21 14:48 1563
在梁明画室,看一 看他的那幅《春山煙岚》的画中的洋畲村,与我描述的是否一样?这个早晨,我就一直念想着这件事,直到所有的花都开满了山村。

主笔:罗唐生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春山烟岚洋畲村,梁明画院掩其中

一、缘起:春山煙岚的早春

春山煙岚的早春,在第一声鸟叫声中,最先醒来的是龙门镇洋畲村梁明山水画院的第一缕晨光,然后是梁明画笔中的大泼墨山水,灵气清岚里藏着无数的珍贵鸟兽。在这片山水中也隐藏着画家的许多秘密?也许“鹤王”宋展生那只鹤也是从这里乘着祥云起飞,去寻找太阳的辉光?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独具闽西风格的民房,传奇般来自于林容生青绿山水中的地理乡愁?画院的结构,我确定有杨挺山水画回廊沟瓦的装饰风格,我是这么猜想着主人如诗如画的意境,但到底是不是我心中的那种美的创造,我还真得去问一问村里的老人,他们的喜怒哀乐,都与山涧那条小路一样,见证一个时代的变迁。山是层层叠叠的连绵走势,绿总是披满群山,在雾气中变幻它们的姿容。若隐若现的绿美得翠绿,淡定和从容,处女似的小红花第一次出门,只好依在廊边,目送着朦朦胧胧的远山而去。包菜是圆形的,小黄花是芥菜身上装饰,梨花那样开满周身,呈现出洁白无暇的神情,尽管田埂在人们的步履下,留下了印痕,但依然是次第而上,窄而平稳,我想我还不至于跨不过人生的沟沟坎坎。这么想着,我就好奇地到了这个春天的清晨,在梁明画室,看一 看他的那幅《春山煙岚》的画中的洋畲村,与我描述的是否一样?这个早晨,我就一直念想着这件事,直到所有的花都开满了山村。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高陂天上坑 96x180cm

梁明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画笔,笑容可掬在与我招呼。在座的还有几位大家,他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后,我们就大泼彩山水画诗意,进行了有趣的对话。

二、对话:

东方健(柯健)

梁明祖籍广东梅州,他1962年出身于福建龙岩,先后毕业于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曾在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山水画高研班深造。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常务副主任、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福建省艺术指导委员会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龙岩市文联副主席、福建省龙岩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福建省龙岩市艺术馆馆长兼美术馆馆长、国华文化专项基金福建书画院顾问。作品曾获“全国第十届美展”优秀奖、“全国群星美术大展”优秀奖、“福建省当代美术晋京大展”优秀奖(最高奖)、“福建省第六届百花文艺奖”二等奖、“第三届福建省书画节”金奖等。作品入选“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第十一届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览”、“新中国美术家系列——福建省国画作品展”、“海峡墨韵——闽籍艺术名家(北京)邀请展”、“第十四届亚洲艺术节‘海丝情怀’——名家画泉州美术作品展”、“第八届、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作品展”、“美丽南方—广西美术作品展览”、“建军八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翰墨丹青——向党的十七大献礼全国美展”、“中国艺术大展——当代中国画展”等。2011年至2017年先后在厦门美术馆、河南美术馆升达分馆、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水墨大同艺术馆、广东梅县文体中心、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现有两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东越文曲罗唐生:

从这份长长的简历大家可以看出,梁明兄是尽力做一位山水画领域的艺术实践者,他在大泼彩山水画创作的艺术实践中,除了传承古人和前辈画家的精髓外,还在于热爱闽西这块热土,知道自己应当根植于福建地域性特征和文化情境,深入客家土楼和民居生活,力求在大泼彩山水画探索之路上创造、革新,才会创作出一批气势恢宏,浑厚华滋,富于民族文化精神,且具有现代审美理念的作品,同时还能彰显出中国山水画的现代拓展与时代风貌。

夢溪画潭沈钊昌

梁明兄好,在我记忆中福建的大家还有您梁明先生。尤其在这几年,您应该说表现一些泼墨山水。因为闽西的地方周边山水的比较多,最大的优势,是你在闽西用了大泼墨,尤其在大泼墨山水来说,您体现的线条、笔墨、形式上,跟很多画家不一样,是非常大胆地采用了这种,尤其是一些色彩、构图等等。它既有很深的传统,同时又有很多我们现在的一些语言表现方式。所以您这几年探索的非常好非常深。罗兄您如何认为?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客家三月之一 100x240cm

东越文曲罗唐生:

我在对闽江流域文化进行研究时,发现梁明兄您与我一样是客家人,而且我对您的大泼墨山水有着很深的印象。梁明兄的客家地域情怀的异军突起,正在走向全国乃至世界。您以厚实的襟怀,极具特色的绘画语言,在向世界呈现客家深厚的文化底韵时,也彰显他自己的才情,我认为非常值得期待,也应当深入研究和发掘。听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省文联、龙岩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闽壑烟岚——梁明大泼彩山水画展”作为梁明首次亮相于中国美术馆的个展,于4月19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引起了业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您是否将您的这种情怀与我聊一聊?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闽壑烟岚》1260cm×380cm 2016年

梁明:

本次展览展出我近年来创作的大泼彩山水画作共60幅,由“闽壑烟岚、梦里家山、境由心造、自然为师”四个部分构成,其中包括巨尺幅大泼墨写意山水画《闽壑烟岚》,长12.6米、宽3.8米,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土楼主题泼墨作品。开幕当天,在中国美术馆7楼会议厅举办了梁明个展主题研讨会,与会专家主要围绕梁明大泼彩山水画笔墨特征、图式个性、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地域性和语言的关系、精神内涵等问题展开了讨论。会议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作为学术主持,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作为研讨会主持人。对我个人来说还是具有一定里程碑的意义。从来自全国的画家对这次画展来看,我归纳出以下几个方面特征:

大泼彩山水创作中的笔墨特征:笔墨是中国山水画系统的主要语言和精髓,是艺术家心灵迹化的体现。在当代山水画创作领域,如何呈现笔墨与作品的视觉形象的内在关联,如何寄托与表现文思与情感,如何将笔墨语言进行移植和转换反映时代特征,是山水画家在创作中的自觉追求和不断探究的学术问题。二、大泼彩山水创作中的图式个性,梁明的大泼彩作品借助福建地域的山水形象,在画面构成、空间维度和把握物形之间关系来建构、表达,从而形成自己的图式个性,成为他寄托审美意义的一种符号。通过图式个性语言形成主题的表达和意境的烘托,传递出一种现代感,作品潜蕴内在生命的伟力,这种图式个性也随着他艺术探索之路的创作视角和思维不同产生变化。如在作品《日食承楼》、《大暑》、《楼外楼》中,注重表现土楼内部结构与外界物象之间的关系,追求形式大美,以空间图式语言传递审美价值和力场,深化创作主题。而在近年作品《万壑有声含晚籁》、《移山出晓云》、《深山人不知》、《雨过山峰泼黛浓》中,他多以宏观的鸟瞰式方法表现山水物象,将闽地山水丘壑尽收眼底。运用客家土楼村落、山石树木形象要素的可变性穿插、融合于墨色变幻之中,调节空间上疏密、节奏关系,利用画面留白与物象的虚实关系重组画面的布局空间,使得画面产生画外之境,拓展了画面的意境深度。三、大泼彩山水创作中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山水写生是山水画家体悟大自然,挖掘心性,积累创作素材和寻找创作灵感的必修科目,不仅能够提高创作表现力和作品丰富性,也是促成个人山水画创作风格的重要途径。梁明的大泼彩山水画作品之所以对南方气韵和自然物象特征把握得很准,离不开平日里对景写生的重体悟,重感受。他以对景写生的方式,缘物生情,生动地记录了福建客家土楼、山水、草木、云气等的形态特质,在自然的蒙养中,领略其中的天然意趣,表达对闽地山水丰富的内心感受和视觉印象。在创作中,他将写生中的“现场感”融入其中,于墨彩含蓄变幻的基础上,从局部入手,笔笔生发,胸中丘壑自然流露,从而提高了创作的文化底蕴和艺术感染力。四、大泼彩山水创作中地域性和语言的关系。在中国山水画体系之中,伴随各个历史时期山水风格的形成和转变,总体上形成南派山水画清丽秀润,北派山水雄浑苍劲的艺术面貌。从中可见自然地貌、文化情境的差异不同程度促进了山水画家的艺术风格生成。反之,也体现出地域性特征对山水画风格取向的影响,以此形成了山水地域性与山水风格面貌双向互证的格局。福建闽西山水和客家土楼是梁明大泼彩山水创作源源不断的灵感源泉,从他的艺术面貌中,即可以窥见地域性的特质对于山水画创作的影响。五、大泼彩山水创作中的精神内涵。山水画创作不仅需要个性鲜明的语言符号,传达出个性创造,也还要在笔墨图式语言基础上体现个人品味与意境。在山水笔墨图式语言后应有精神内涵的支撑,需融入中国精神的涵养与体悟。梁明将大泼彩山水画创作作为承载民族文化和精神的载体,以宏大之境和精微笔意相结合的叙事抒怀的方式呈现了作品的精神内涵,因此他的作品能够表达出一种与时代相吻合的家国情怀。

话外音一,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他充分肯定了我的大泼彩创作成果。他认为,我的两次超越值得关注,第一是从题材到意境的超越,从对土楼建筑一般表现的层面上升到将以土楼作为代表的客家建筑与表达天地自然的精神气象结合起来。第二次超越是从笔墨语言的探索上升到自由自为的抒发。自21世纪以来,他把对自然山水的表达和对整个山水中的气韵、气脉、气息、气象的表达结合起来,作品中出现了更多笔墨技法的探索,也更多的使得他的作品从原来比较具像的形式进入到兼融抽象的形态。把笔线塑造和泼墨泼彩结合起来,注重彩与墨浑然交织的色调、肌理、韵味、动势等视觉形式,同时在意境上进一步提升,表现出闽壑烟岚、氤氲化醇的氛境。梁明对自我的不断要求,同时观照整个中国画,尤其是水墨体系的中国画怎么能够更好地走向当代,体现更大的文化视野,从而追求更加宽阔雄浑的水墨意韵。我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一种既熟悉的中国水墨传统的经验,又看到他个人沉浸于泼墨泼彩,在具象与抽象、形与形而上的内涵这些课题上所作出的新的探索。

在山水画创作中,若忽略笔墨变化中的内美,传达内心对自然的在审美关照,那么对意境的表达则是肤浅、苍白的。对此,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徐里认为,中国画要做到有视觉冲击和宏大恢宏的面貌是很难的,尤其是泼墨写意大尺幅的作品,对水的控制、墨韵的把握难度性更高。梁明的作品墨色层次丰富、协调,同时他将传统的以笔入画和以书入画的精微之处很好地传达出来,将南北两种风格交融,虚实结合,作品可以远看细观和揣摩,做到了宏观与微观的有机合一,正是中国审美追求的表达方式,有其独特的个人表现手法和贡献。

话外音2,林容生(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立足于创作实践者的角度,认为梁明在创作中运用了由虚入实、由简入繁、由境入情的方法。在最重要的由境入情中,境指的是画面中创作的大意境,情是他的情怀。这个情怀既有一种对大气象大空间的认识,也有对他家乡一往情深的感情,把我们引导到一个更为广阔的自然和他的精神世界。

夢溪画潭沈钊昌:

从这几年来看梁明兄的作品对他本人来看确实有一个大飞越。他在整个摸索、探索,尤其在泼墨方面所做出成绩,不是一般人都能达到的。所以他整个泼墨和技法方面,包括他对闽西的土地、土壤,表现得非常好,所以说内容非常丰富,每部作品从近看或远看,特别能打动别人。这就是他表现在绘画语言方面,他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东越文曲罗唐生:

梁明兄的作品在我看来更多地能以诗意的语言,深扎于客家祖地,朦朦胧胧中书写着早春的乡村隐秘和来历。大胆的泼墨泼彩也反应出您的实在与想象结合之功力,其表现闽西山水或地域题材,既有农耕的原貌和人文情怀,隐秘之下仍可感触到痛感和乡愁,对当代的对抗表现在真实与完美的画风中。山势、云烟、雾气、植被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而又让人有一股清新扑面而来,让我惊喜和感动。正是这种来自上苍的缘分,也来自曾军艺兄弟的帮衬,得以有缘。征得他同意,他的部分作品将与福建的众画家一道插图在我的长篇小说《穿越:六重奏》中,感恩并将这种情谊永留心中。

夢溪画潭沈钊昌

梁明先生、林容生先生他两位山水画家,所表现的方式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体现了什么呢,就是我们福建多元化的一个城市。梁明是客家人,他表现的是整个福建的山水,山山水水,但林容生先生表现的是我们福建的这种青山绿水。同样是一个画家,他是确实土域的文化造就了一个人,花鸟画家包括宋展生先生也是其中一位。请罗兄就梁明的画作一次诗话交融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梁明画:万壑有声含晚籁 200x240cm

三、诗画交融

东越文曲罗唐生:

我这首曾经写的《纸上寨下大峡谷》比较融合梁明的大泼墨山水画:

纸上寨下大峡谷

罗唐生

从“闽江源”主峰金铙山穿过寨下大峡谷

到 “山崩地裂”的“时空隧道”

火山堆积的迷宫就在眼前

看一出紫气丹霞,听一回天高云动

冷意暗藏于滂沱的雨后

梦里放逐心灵的“上清溪第一漂”早已成了痴心妄想

甘露寺的和尚念着鲤鱼跳龙门的典故

二状元神态自如地对弈

一点儿也没有理由管他老玩童

陷入深深的峡谷。 寻幽也没有理由

有多么难以解读的“天书”从纸上吹过

却能从容译出晦涩难懂的摩崖经文

赤壁、洞穴就不是我所要

只祈祷有一位风姿绰约的多情女子

在桃花源中静静相倚

还有下面这首《秋园的月蚀》。虽然为黄秋园的鬼脸皴画配诗但我认为更符合梁明兄的画: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梁明画:天籁之声 180x360cm

秋园的月蚀

罗唐生

秋园的月蚀也从江西飘移我的瘦身

武夷山脉大片黑树影就扩张地铺满了山坡

鸟儿迷途,蝮蛇躲到古窑遗址的瓦砾之下

最头痛的猫头鹰蹲在桦树上扮成鬼脸皴

窥视大地的遗骸,众神静默——

武夷、建阳、政和、浦城这一带山水渐渐隐居起来

我藏在屋内,分明看见你的降临。

荒郊之上,无人之境的午夜

春天的尾巴扫过寂静的河流

整个山脉突然颤动起来

武夷岩茶虚构的故事一演再演

色魔的暴力,月蚀下与日俱增

失贞的旷野不知进退,遭遇暗伤后,难以挽回纯洁

噩梦惊醒,夏天的满月为她致敬

谷声山色近,我们在朱公的罗山

建一座座小木房簇拥在暖春中

黑与灰红色的主题

从政和空中旋舞,月亮隐形,白茶现身

溪水雄姿英发地从高处献身

溅出的浪花声分明在追逐

停在心灵港湾的小船。生命一片苍茫……

快快出行,我没有更多的寓言

当我在夜色下用刀劈出山崖与峰峦

隐隐约约的远山,藏着多少月亮湾的故事……

(大雁时空连线:人的经历、心理、艺术审美都会在地理上面找到模型,不是说地理有多特殊,而是诗人在面描摹地理上面有多投入,其作品形成的结构性诗意,大概也就是他的生命的宽度和深度了。如果艺术达到了不追求覆盖,而在于提取的灵和点拨的透,那就是好境界了,那就是独特了,环境大的独特是必然的,而人心小的独特是个人靠境界去理解出来的。)

还有一面这首我这梁明兄的画配的诗《远游的房子》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欧洲写生系列 54x39.2cm

远游的房子

罗唐生

在我眼里

云在空中散步

好比一间间房子

住着柔软的灵魂

我站在布拉格高处的坝上

目送被风带去远游的房子

心中无比舒畅

想象中随我下山的

一团团人群在人生路上

步履不停

此时

在城内春光中

早先他们被丛林不可知的草和雾遮挡

现在被城内的树枝牵扯

我们就像云中的房子

在房中的主人送目下

远游

大雁星空连线:被放大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人呢?有一种可能会让他显得更自然和纯净,那就是他的内心已经产生了自然性的自主,这种自主驾驶这个人的躯壳去前进,去远游,去回归。

闽壑烟岚——以梁明代表人物的大泼彩山水画诗书画交融漫谈

梁明,祖籍广东梅州,1962年出身于福建龙岩,先后毕业于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中央美术学院,曾在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山水画高研班深造。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常务副主任、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福建省艺术指导委员会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龙岩市文联副主席、龙岩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龙岩市艺术馆馆长兼美术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