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红昌:艺术具有普世价值又充分个性

  • 来源:美术网
  • 作者: 刘红昌
  • 2020-09-02 17:46

摘要:绘画艺术有太多的规律和范本,但凡被称之为一种范本,达到一定高度,形成某种思想和精神的,必定是有其独特的艺术个性,即便这个性中蕴藏着无数的共性。

七社画展西安开幕,圈里圈外,很是热闹。赞许之声广,溢美之词多,作为一位艺术爱好者也是艺术推广者,我有一点粗浅的感受。

七社的成立和存在诚然可喜,一来给相对稳定和保守的陕西画坛带来了一点不一样的响动,是一种希望和新生的可能,而这起初的一点响动或许会带来更大的响动,亦未可知;二来,七社的成立并非脑袋一热大腿一拍的事情,它有一段相对持续的时间,一群人为着艺术为着友谊为着共同的希望和可能自然而然走到一起来的,自当让人刮目和敬重。

一个社团的形成虽并非易事,但也绝非不能为之事,但社团传递给社会和世人的品质、味道、口碑和声望,却不是一朝一日形成的。历史上所有能流传并被人记住的团体,无不具有了某种独特的风格和品质,这种风格和品质代表了历史长河中的那一段时期,具有不可取代的艺术和社会价值。当然,其中有人为,也有天意,有自助,也有天助,有个体的探索,更有时代的机缘。如果只是把七社看成一个“朋友圈”,那样自然就轻松多了,但我想这不该是七社的使命和归宿,七社当有七社的方向,七社当有七社的探求,七社当有七社的理想。

七社是什么呢,七社是一群人,七社是一幅画,七社是一片云,七社是一棵树,七社是一条河,七社是一束花,七社是一抹颜色,七社是一缕阳光,七社是一滴露水,七社是一阵微风,七社是一种感觉,七社是一种味道,七社是一种声音。七社是什么呢,时间会给出答案。

绘画艺术有太多的规律和范本,但凡被称之为一种范本,达到一定高度,形成某种思想和精神的,必定是有其独特的艺术个性,即便这个性中蕴藏着无数的共性。七社是七个人也罢,十七个人也罢,二十七个人也罢,都不重要,它只是一个团体,赋予这个团体属性的就是其中的每一个人。七社的整体气息是什么呢,古意、文雅、清秀、散淡、生气,抑或其他,等等等等,这些都来自每一位七社的成员,每一位七社成员就是七社本身。每一位成员真诚时,七社就是真诚的,每一位成员深刻时,七社就是深刻的,每一位成员洒脱时,七社就是洒脱的,每一位成员包容时,七社就是包容的。反之亦然。

艺术从来看不到未来,却背负着很多过往。从事艺术创作的人,背着古人留下的家当,在并没有道路的原野上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不容易。大树太大了能遮风挡雨,可能也会阻碍自己的成长;没有阳光,会失去持续成长的能量,可阳光太强也可能让自己烫伤;需要跟前辈学习被人搀扶行走呀,但终归是要需要长出自己的肌肉,奔向自己探寻出的方向。

七社的成员,风华正茂,正是艺术成长的绝佳时期,吸收广袤大地无限的营养,而又有自己的独立和取舍,才能努力长成自己的模样。艺术是来不得半点的讨巧和欺骗,当一个艺术家面对古人的时候,面对自然的时候,面对生活的滚滚洪流和自我灵魂的时候,只有真诚和自我最真实的感受才能生发出艺术。艺术是什么呢,艺术是抚慰人情绪和灵魂的魔法,满足的一定是人精神、情感、思想和审美上的需求。技法重要,古人诗意重要,当这些在一个艺术家面对自然生命最真实的感受和表达时都已不那么重要。创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会通过多样的作品形式再现,再现的过程思想和情感可能会增强也可能会减弱,主要要兼顾思想的深度、情感的纯度和技术的高度。

当代人都聪明,善于从外在的形式和图式结构上下手,容易形成作品的某种风格,这没有对错,但所有的形式风格一定要为作品的核心服务,形式可以成为内容本身,但永远取代不了内容。作品传达出来的人情、气息、思考和感受,永远是最微妙也最高级的东西。

不能成为某派的门生,也不要做什么的传承人,就做一个历史跟前并不听话的孩子,就做一个时代并不安分的主人。七社的成员,各有千秋,不必为着一个社团而寻求艺术的共性,也不比因某种机缘而成为大师们的影子,一时一地的模仿和学习是必要的,但总归是要走上每个七社成员自己的道路,走出七社艺术家与众不同的创造。莫言说,我一直在试图逃离马尔克斯,莫言的逃离就是莫言文学高度的提升。艺术一定是具有普世价值又充分个性的产物。七社还有着太多太多的创造和可能。

祝福七社,祝福每一位七社的艺术家都能到达属于自我的艺术高点。


关于刘红昌


作者刘红昌系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西安作家协会会员、西安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艺评人、策展人、西安天然汇艺术馆馆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