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阴影下的伦敦苏富比拍卖,霍克尼也没能激起“水花”

  • 来源:Artsy官方
  • 2020-02-18 09:32

摘要:英国脱欧后的第一轮当代艺术品拍卖于在伦敦苏富比拉开帷幕,人们普遍谨慎的竞拍行为似乎透露出艺术品市场对英国退出欧盟的担忧。

Courtesy of Sotheby's.

英国脱欧后的第一轮当代艺术品拍卖于在伦敦苏富比拉开帷幕,人们普遍谨慎的竞拍行为似乎透露出艺术品市场对英国退出欧盟的担忧。明星拍品之一是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水花》(The Splash,1966年):该作品以2310万英镑成交,仅略高于2000万至3000万英镑的拍前估价,这也是这位热门艺术家的第三高价拍品。

此次拍卖成交总额为9240万英镑,恰好落在当晚的拍前估价区间之内。在47件拍品中,3件未能找到买家,1件被撤回,总成交率为93.5%。

卡特兰的“香蕉”还在发酵

David Hockney, The Splash, 1966. Courtesy of Sotheby's.

去年12月的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上,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用胶带捆绑的香蕉似乎激起了收藏家在本次苏富比拍卖会上对其作品的胃口。他创作于2007年的超级写实主义风格雕塑成为了本次拍卖的拍品。该未命名的作品以十字架人像为主题,估价达80万英镑。卡泰兰去年12月的“噱头”事实证明卓有成效:其拍品引发了两位电话竞拍人的“拉锯战”,一位由寺瀬由纪连线,而另一位则通过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参与竞拍。最终,作品以120万英镑的价格落槌,成交价达到150万英镑。

霍克尼的《水花》以231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描绘了一位刚刚潜入水中的游泳者留下的飞溅水花。该作品是霍克尼“飞溅”系列作品三幅画中的第二幅,其成交价是2006年苏富比拍卖会上的八倍,创下了新的销售纪录——当时作品仅以29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尽管周二晚的《水花》拍卖是霍克尼有史以来第三高的拍价,但仍与他9030万美元的最高纪录相去甚远。该记录曾一度使他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Rubber, 1985. Courtesy of Sotheby's.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橡胶》(Rubber,1985年)以640万英镑的价格落槌,略高于其最低估价600万英镑。这件作品以充满活力的火焰和骷髅头骨为特色,连佣成交价740万英镑。在去年伦敦苏富比进行的同级拍卖会上,巴斯奎特的作品以类似的价格成为了拍场焦点,当时作品的成交价为820万英镑。此外,拍下《橡胶》的买家还提前三拍,以410万英镑的价格抢购了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情绪化的画作《到达》(The Arrival, 2014年)。

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转身》(Turning Figure,1963年)估价与巴斯奎特相同,为600万至800万英镑。作品最终以最低估价落槌,连佣700万英镑。隐匿在私人收藏中超过30年之后,该作首次得以在拍卖会上出售。

Julie Curtiss, Witch, 2017. Courtesy of Sotheby's. A.R. Penck, Welt des adlers I (World of the Eagle I), 1981. Courtesy of Sotheby's.

周二的苏富比拍卖打破纪录者寥寥无几,但A.R.彭克(A.R. Penck)的《雕的世界 I》(Welt des Adlers I,1981年)仍较为亮眼。其43万英镑落槌,连佣成交价53.1万英镑,刷新了德国新表现主义画家的价格纪录。

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引发了这场拍卖中最为持久的“竞拍战”。首件拍品为朱莉·柯蒂斯(Julie Curtiss)的《女巫》(Witch, 2017年)。该画作共吸引了八位竞拍者的兴趣,成交价16.25万英镑。柯蒂斯的作品在去年5月现身拍场,而她目前42.3万美元的最高拍卖纪录则于去年11月在佳士得创下。这位艺术家还在近期加入了蓝筹画廊白立方(White Cube)的代理名单。

倒数第三个出场的拍品为埃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的《经验心态》(Empirical Mind State,2009年)。50万英镑的最终落槌远超拍前最高估价15万英镑。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部主管寺瀬由纪的电话客户将其收入囊中,成交价高达61.5万英镑。

霍克尼也没能激起“水花”

Eddie Martinez, Empirical Mind State, 2009. Courtesy of Sotheby's.

英国脱欧无论在字面还是在象征意义上都“笼罩”着本次苏富比拍卖:班克斯(Banksy)的《投票给爱》(Vote to Love, 2018年)绘制在印有“投票给脱欧”(Vote to Leave)口号的标语牌之上,是当晚的第三幅拍品。作品最终以115万英镑成交。然而,英国在1月31日最终退出欧盟的事实可能依旧压抑了对较高价格拍品的竞标,并影响了其盈亏底线。在扣除额外费用后,当晚成交价最高的九件拍品均仅以约等于或低于拍前估价的最终价格售出。“风生水起”(splashy)的霍克尼也未能激起一场竞拍之战。唯一撤回的拍卖品曾被预估为拍卖会中最震撼的拍品之一:这幅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刮墨画(squeegee)拍前估价为600万至800万英镑。

尽管本次拍卖亮点有限,但其总体结果仍与往年持平:9240万英镑的总成绩仅次于去年伦敦同级拍卖创下的9320万英镑纪录,但2018年高达1.092亿英镑的总额依旧使今年的拍卖相形见绌。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