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宗忠: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 来源:中国艺术报
  • 2019-11-26 09:54

摘要:郭宗忠认为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往往决定书法的高下,如书法家启功,他也是著名的学者,在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等方面成绩突出,其书风被书法界竞相模仿,就足以说明一个人文化底蕴的重要性

原标题:书法作品中的快意人生——读郭宗忠书法

郭宗忠: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郭宗忠作品

我是个研究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的人,极为相信缘分,有的人一辈子相识,却无法成为朋友,有的人仅一面之交,甚至未曾见面却成为了知音与朋友。我与郭宗忠就属于后者,我至今与他素未谋面,但我因向《中国建材报》投稿的缘故,与他因文学相识后,我与他又好像是很熟悉的朋友,相互加了微信好友后,我不时看到他在朋友圈晒自己的书法作品和风景照,知道他是个性情直率、热爱生活、喜欢旅游、有勇武的军人神态、勤奋向上的人,尤其是他的书法作品给了我一种厚重古拙、不落窠臼的特别感觉,令我眼前一亮。

厚重古拙见神韵是郭宗忠书法作品最大的特点。郭宗忠作为以耿直著称的山东人,他的性格中有着更多的质朴和实在。幼年时他便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进入部队之后,他的这种特长得到了很好的发挥,但那只是一种不自觉的爱好而已。真正使他把书法变为自觉追求的是在军校毕业后,他突然意识到属于自己的世界是自幼喜欢的书法,从此他开始了漫长的练书法的岁月——初习汉隶,之后是石鼓文和篆书,每天坚持临摹。由临摹到脱帖,经过无数次的训练,他才慢慢悟出其中三昧:作为要想在书法上有所造诣的人,就必须通过临摹得碑帖之真谛,方可自立于世。他根据自己的性格特点,创作上追求厚、朴、拙,经过多年的刻苦训练,如今他的字初步形成既有楷书笔形也含篆隶笔意、厚重而不失灵动、气韵生动的特点。如他写的“蝉”字,看似形骼拘谨,随意而为,实则古拙意雅,有一气呵成、神韵飘逸的效果,斜而上挑的“虫”字与双口向上的“单”字,宛如秋蝉在风中瑟瑟而歌,不失高洁之志的悲怆。

当今的书法界百花齐放,各种风格流派争奇斗艳,但是要真正在书法界有所影响极为不易。我周围就有不少以书法见长的人,他们每天练笔不止,但是细看其作品,都只是临摹古人的书法,徒得其形而未得其神,写得再好不过是一个个文字符号的“刻痕”与“复制品”而已,这些人离开帖、没有别人的“书法”字体就寸步难行,故这些作品是没有书法价值的,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书法。郭宗忠认为学书法还要“功在书法外” ,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往往决定书法的高下,如书法家启功,他也是著名的学者,在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研究等方面成绩突出,其书风被书法界竞相模仿,就足以说明一个人文化底蕴的重要性。

在文人的圈子里,郭宗忠是众所周知的作家和诗人,各种作品散见于《诗刊》 《中国作家》 《解放军文艺》 《人民日报》 《作家文摘》等报刊,著有诗集《回归》 《隔世故乡》等,曾荣获首届“剑麻诗歌奖大奖”和“军旅优秀作品特别奖”等奖项。其实,郭宗忠的从戎岁月中,三次荣立三等功,离开部队后成为国家级报纸的编辑和记者,更注定他是一个爱读书、热爱生活、对世间的万物充满了好奇与激情的人,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用镜头记录下大自然的美好,这种难得的综合素质和文化底蕴,使得他对苏轼的《赤壁赋》情有独钟,也喜欢郑板桥的任性率真,钟爱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因而,用书法作品抒发自己的人生快意,也是郭宗忠作为文人的自然情怀。所以他在紧张编辑和写作之余,每天夜半,或者清晨醒来,练字不辍。

他书写书法作品时还常借用诗歌以抒发自己的练字体会,既显示了作家深厚的文学功力,又以此表达豁达人生观,正如他诗中所写:“书到若水取法无,文入心怀古今舒。天开地阔胸成竹,山河江海抡金斧。日月星辰自有路,一笔一划融通途。逍遥自在心无尘,刚柔相济笔自如。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