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调霍克尼,治愈你的忧伤

  • 来源:北京日报
  • 2019-11-08 17:29

摘要:时下正在东四钱粮胡同木木美术馆展出的《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品来自英国泰特美术馆的馆藏,它让中国观众得以第一次全面感受这位英国国宝级艺术家的魅力,尤其是其中的泳池和肖像画代表作,更是领略蓝调霍克尼的

原标题:蓝调霍克尼,治愈你的忧伤

蓝调霍克尼,治愈你的忧伤

大卫·霍克尼代表作《大水花》

如果说,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化精英或多或少患上了世界文明的深刻病,那么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是个例外。每当看他的画作,我们感到正在与一种清新的目光相遇——年轻时他酷爱湛蓝的加州泳池,将洛杉矶的公路点染得五彩缤纷,中年之际他陶醉于红土耀眼的西部大峡谷,步入老年后他发现了故乡约克郡的春天之美,那些遍布树林与花朵的凡尘似乎并非老人所画,而是出自少年之手。

时下正在东四钱粮胡同木木美术馆展出的《大卫·霍克尼:大水花》,展品来自英国泰特美术馆的馆藏,它让中国观众得以第一次全面感受这位英国国宝级艺术家的魅力,尤其是其中的泳池和肖像画代表作,更是领略蓝调霍克尼的绝好时机。

霍克尼曾经与欧洲绘画通行的焦点透视斗智斗勇,不断表达他对这个世界的新鲜感与好奇心,而使得他手中挥洒的画笔意趣无穷的表现力来自于色彩。60多年的艺术生涯,霍克尼的眼睛经历了对透视法的重大探险,可他手中的调色板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也许是来自幽暗而多雾的英国,霍克尼因对鲜亮的东西敏感而愈加渴望。自从受了梵高的启发离开家乡布雷福德,定居美国加州后,在这个阳光强度超过故乡10倍的地方,画家的色彩得以爆发。

霍克尼绘画最常见的是蓝色调子,从风景画到人物画无不弥漫。蓝色历来为西方画家推崇——毕加索早年在好友自杀后又遭遇贫困的“蓝色时期”,画作充满压抑和阴冷;梵高的《星夜》《星空》更是具有一种摄人魂魄的魅力。与现代派大多数画家一样,霍克尼的这两位偶像通过蓝色传达的情绪都不能逃脱英文blue所含忧郁之义。可是在霍克尼笔下,蓝色一扫忧伤的心绪,加利福尼亚的阳光在他的画布上完成了华丽变形。

最初的泳池系列中,除了恋人的身体,天空、房屋的影子、泳池壁的马赛克瓷砖与水波纹的光影都是蓝色的,霍克尼尝试用线条、蜡笔以及各种深浅层次的蓝颜色来展现人物与环境的安然闲适,后来他索性简化泳池与周边的景物为直线,只凸显大面积的蓝色为一明一暗的天空和池水,丙烯颜料的平涂法造就的现场显得过于安静,唯有一朵溅起的大水花揭秘了泳者遁形于水中的瞬间,此时无人胜过有人。30岁那年,霍克尼凭《大水花》成为美国艺术圈当红明星。

蓝色泳池是青年霍克尼在洛杉矶闲暇时光的写照,上世纪70年代他将蓝色运用到自然主义的双人肖像上同样成功。《克拉克夫妇和波西》中,夫妇两人身穿蓝绿色和蓝紫色的衣服,桌上的绿花瓶、墙上的小画、阳台的合页门都泛着天蓝色的光影;《乔治·劳森与韦恩·斯利普》中,大面积的灰蓝色墙面成为看点,与身穿浅蓝色T恤和米白裤子、胳膊肘支在门框上的年轻男子形成了微妙呼应。这种室内充足的阳光感在《我的父母》中达到高潮,身穿湖蓝色连衣裙的母亲成为画面的焦点,浅蓝色花瓶则是她与身后浅灰色墙面的巧妙过渡。

梵高最爱钴蓝,毕加索多用普鲁士蓝,霍克尼则选用明度与亮度最高的蓝色,他最钟爱浅蓝、天蓝和湖蓝,这正是他的画作让人感到放松与自在的原因。他不仅画蓝色,也喜欢穿各种蓝色的衬衣和针织衫,而且把工作室的桌椅、家里的露台、窗框与楼梯都刷上鲜艳的地中海蓝色油漆。蓝色,在霍克尼这里,成了享受生活、热爱生活的宣言。

2013年,因为他的一位年轻助理意外身亡,霍克尼一度伤心得无法工作。后来他开始画友人的肖像画,所有的模特都坐在装饰有蓝窗帘和绿地毯的平台上,若有一位朋友未能赴约,主角便成了他画室里那张蓝色的小板凳。2016年,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为霍克尼举办了《82幅肖像与1幅静物》的画展,画中人物处在不断调换的蓝绿双色背景中,画面的蓝色较从前的明度下降,成为宝蓝和群青的变奏曲,藉由这些沉稳的蓝色,晚年的霍克尼赶走悲伤,赢得了豁达。(颜榴)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