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中艺术品课10%关税的鹬蚌相争谁输谁赢?谁得利?

  • 来源:非池中艺术网
  • 作者: 刘家蓉
  • 2019-08-19 10:20

摘要:中美贸易纷争进入第二年,战火终于正式蔓烧到艺术市场,从今(2019)年9月1日起,中国古董和艺术品,无论从哪里出口,只要进入美国,都将被课征10%关税。

中美贸易纷争进入第二年,战火终于正式蔓烧到艺术市场,从今(2019)年9月1日起,中国古董和艺术品,无论从哪里出口,只要进入美国,都将被课征10%关税。这份清单包括绘画、素描、雕塑、以及逾100年历史的古董,也包含考古学、历史的收藏品(antiques exceeding 100 years, paintings, drawings, engravings, sculpture and statuary... collections of zoological, botanical , mineralogical, anatomical, historical, archaeological interest)。去年8月时,中美贸易战越演越烈,川普就曾丢出震撼弹,计划向中国艺术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将包含古董或是当代创作无一幸免。当时美国拍卖行与纽约著名古董商JJ Lally接连连署反对。因为直接受伤害的,可能是从海外进货、经营中国艺术品的美国交易商,以及收藏中国古文物的美国博物馆、美术馆扩增馆藏的机率锐减。这次,艺术市场受到中美贸易纷争影响会有多大?

首先,此次进口关税将施行于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艺术品,因为中国本来就严格管制文物艺术品外流,中国艺术品和古董市场总值当中,从美国销售出的所占比例其实不高,中国艺术品销售地的绝大比例仍是中国大陆本身与亚洲地区买家。换言之美国对中国艺术品的进口本无(像其他制造业般)产生「入超」之贸易逆差,因此中国受课征进口关税影响及损害可能十分有限。

图/ 张大千《黄山云松图》,帝图艺术拍卖提供。

因此有如七伤拳一般,此次课税受影响的反倒可能是原本就在美国境内拍卖或出售中国古董与艺术品的拍卖行、古董商与交易商,当美国境内收藏家考量其中国艺术收藏品有朝一日送拍至境外时,流拍送回美国时将遭课征进口关税,美国藏家出手上面可能变得更为谨慎,原本已经不大的市场将更受抑制。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藏家更加不想送拍至美国的拍卖会,或许将错失一位经营已久的欧洲私人藏家将家族传承的珍贵中国瓷器送拍汇集世界顶级藏家(也可能包括中国藏家)的良机,只因为进口即须交10%的税。日本大阪藤田美术馆于2017年纽约佳士得推出馆藏专场,中国古董大卖,换作今日,佳士得、苏富比这些在美国纽约营运的国际型拍卖行,可能选择劝说拍卖委托方将其中国艺术品转往香港(甚至台湾)送拍,全球关注中国艺术品的收藏家相信仍将趋之若鹜。最后,当中国与美国陷入紧张关系时,美国市场可能受到比征件困难更重的影响,怎么说呢?

中国艺术市场1990年以来长期奔驰了三十年,当东方富人开始买回具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经典大师的作品,奔走世界各地参与纽约、伦敦、香港的拍卖会与艺术博览会之外,中国的藏家与中国艺术品也因此快速占据了全球拍卖市场。天价画作买主刘益谦在2014年以2.8亿港币天价,在香港苏富比拍得明朝鸡缸杯,2015年在以1.7亿美元,将义大利艺术家莫迪里亚尼(Amedeo Modigliani)的《侧卧的裸女》从纽约佳士得拍了回来,展示于龙美术馆。另一方面,中国书画稳健获得市场资金青睐,在全球具有很好的流动性与成交金额,吸引国际间的关注,西方藏家与供应商也逐渐发现东方艺术品的市场潜力与投资价值。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邦瀚斯无一例外地都在香港开设了拍卖公司(佳士得还在上海设立了分公司),佩斯画廊(Pace Gallery)是第一件进驻中国的美国当代画廊,进入中国市场迅速打开局面。

图/刘益谦于2015年纽约佳士得以1.7亿美元拍得莫迪里亚尼《侧卧的裸女》。

原本全球化的背景下重要艺术品的吸引力并不太会有地理位置的差别,尤其是当今互联网便捷的时代,因此谁征得「大货」、端出「重货」即可吸引全球藏家的注目。当少了这些收藏家群聚效应,想像纽约拍卖场不再汇聚中国藏家对于重要拍品踊跃举牌时,可想而知,消费紧缩恐将伤害美国艺术市场。北京佩斯画廊于上月结束长达十年营运,原本「中西合壁」策略戛然而止,如同画廊创办人Arne Glimcher明言,文化与艺术未被考虑其价值和社会角色,成为了中美政权纷争的牺牲品。但美中的鹬蚌相争之下谁又可能得利呢?

美国对中国艺术品加征10%关税,对台湾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当世界各地收藏家审慎考虑不再将藏品送到美国拍卖时,可能产生转单效应,这个态势也和近期数千亿台商资金(其实也包含不少的港资与泛陆资)回流台湾之趋势完全呼应。台湾又拥有生货(久未曝光的中国书画)充足的供给条件,渡海三家(张大千、溥心畲、黄君璧)具有很高的流动性与成交值。而2000年中国油画创作市场开始成形,吸引台湾等海外买家相当早期就前往购藏买入。如今香港政经情势不明朗之下台湾很可能成为买家资金与中国艺术品送拍的替代选项,吸纳亮眼艺术品委托销售的机会也自然提高;另一方面,台商回流,台湾艺术市场内资取代外资也可能是中美贸易战下台湾得利的重要转折。而美国境内的艺术业者,在原本即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大本营的亚洲可能将建构出新平衡之下,会不会反遭边缘化,而成为贸易禁令之下的输家?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值得继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