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藏家入场 日威继续看涨?

  • 来源:羊城晚报
  • 作者: 林清清
  • 2019-08-19 09:32

摘要:在藏酒领域,威士忌不仅被认为体现了新世代的品饮藏鉴风格与消费观,更是收藏市场上最近10年的新星,不少中国藏家也在这10年间陆续加入收藏大军。

年轻藏家系列——

年轻藏家在收藏市场上的影响力,日益凸显。在刚刚结束的2019华艺春拍中,潮玩与珠宝手表归在同一个专场,并且占据了预展展厅入门的显眼位置,传统的高级珠宝玉器首饰都隐身其后,这恐怕与今年4月Kaws创下轰动纪录不无关系。

在藏酒领域,威士忌不仅被认为体现了新世代的品饮藏鉴风格与消费观,更是收藏市场上最近10年的新星,不少中国藏家也在这10年间陆续加入收藏大军。

以量少质优+频传停产而成为话题的日本威士忌,在近5年可谓价格飙升,甚至不少人发出“喝不起”的感叹。但从拍卖市场上的行情来看,日威价格仍然持续涨价。

目前日威的单瓶最高价纪录,2018年1月在香港苏富比以估价的两倍创下的约206万人民币的山崎50,在今年春拍立刻便被304万人民币的新纪录所取代。

8月16日,曾经在2015年创下日本最昂贵威士忌拍卖纪录的一套54瓶羽生扑克牌系列,3797500港元的纪录保持至今。“再破纪录应该是肯定的。”尽管截至发稿前还未开拍,但行家这样对羊城晚报记者预测。因为8月16日下午15:00开拍的这一专场重点拍品,估价已经去到400万-540万元人民币。

日本威士忌作为收藏威士忌无法绕开的“热门品类”,长期成为新闻“热点”与拍卖场上的“网红”,目前买家群体规模如何?消费模式有何改变?年轻藏家们对此有何影响?如今昂首步入市场的90后藏家,除了一向的“传统豪门”、“热门大牌”,他们还有什么新的玩法?市场对于年轻藏家会否有误会?本期请来深入市场一线的业内人士以及真正的90后威士忌藏家来解答。

年轻藏家入场对日威收藏有何影响?

羊城晚报:近年来日威价格飙升,而今年的拍卖市场上,日威表现仍然不错。你觉得日威收藏仍在增长中吗?

李旻:日威藏家的规模,我认为一直在稳定中增长。今年华艺春拍,是历年来日本威士忌的上拍规模最大的一次,一些热门品种、稀缺品种都有上拍,在“稀世真藏”这个专场中,酒类拍品的成交价排在头两位的都是日本威士忌。从上拍的日本威士忌状况来看,品种越来越丰富,规模越来越大,专业越来越深,价格走势越来越高,就说明了日威整体在买家受众市场的规模也是在扩大的,因为拍卖行的规模始终还是由买方来决定。

羊城晚报:对于威士忌藏家,苏格兰威士忌与日威会有不同定位吗?有人说苏威藏家更多爱饮,而日威则更多作为投资,你认同吗?

李旻:在我看来,从长远的收藏体系来说,有规模的藏家一般是苏威日威两种都收,并不会呈现很明显的界限。但如果你说近两年才开始涉足威士忌的藏家,可能会选择从日威起步。因为日威是这两年才风靡起来,而且品种要比苏威单一些,在收藏的体系上显得更浅显和直白。

但若说日威藏家多为投资,我不太认同。威士忌的收藏,一定会从最普遍行情开始,越来越向金字塔尖走,收藏体系中也会逐渐出现稀缺品种。日本威士忌也同样,有不少价格比较适中的消费型品类。因为大部分的威士忌做出来都是为了给人喝的,而不是拿来投资的,它不是一种酒精货币。作为拍卖行,我们面对的大部分买家,是买来喝的消费型终端买家,可能一百件的拍品里,只有极少的一两瓶会作为藏品,其余的不管单价是1万还是30万,应该都是消费型,只是藏家可能会用在一些比较特殊的场合,而不会有太多单纯从资产配置来考虑。

在我们看来,日威的终端买家,在这几年数量也是平稳中增长的。他会接受苏威或日威的价格变化,是基于它酒液的状态,有增值的潜力和特点,藏家才会接受,因为他最后要为自己的付出买单。

余浩:我不认同这种说法,这个说法太表面了。日威也有很多好酒可喝,风味得天独厚,而且适合亚洲人口味,否则“白州”、“响”怎么会变成高端饭局常见应酬酒?事实上,日威中可作为资产配置的只是少部分。

我们研究过的一条群体消费的分水岭,普遍认为一支酒如果过了3万元,日常饮用的量就会剧减。像山崎25年,以前2万多时大家整天喝的,后来价格一上三四万元,就基本不怎么喝了,转喝2万多元的响30,消费分水岭就在这里。

羊城晚报:年轻藏家在日威的收藏上有何特色?

余浩:我就属于新晋最年轻的一批威士忌爱好者收藏者,我进入威士忌收藏大约五六年,正好见证了国内威士忌最火速升空的过程。

我总觉得自己更多是玩家的身份。对于参加拍卖,我也是类似的心态,更多的是去寻找一些冷门好玩的品类。因为真正的“高端热门”的标的,战场未必在拍场。你看现在日威升幅那么大,但就在去年,我曾经在一个深圳的拍卖会上,拍到一套Nikka集团70周年纪念版礼盒,包括一支余市,一支宫城峡,两只Nikka特别版,四支都是无年份但实际价值不菲的威士忌,这些就属于比较冷门的东西。

与传统的收藏家相比,我认为年轻藏家可能会更接受新事物,接触外界新资讯比较快,而且投资操作相对前辈来说,可能会没有那么保守,当然这是建立在其负担得起的消费水平内。很多传统藏家,可能会喜欢争夺超级热门大牌和知名款,而年轻一代,可能会更多预估新款的潜力。像日本新出酒厂中,厚岸与冈山,就是国际口碑很好,而年轻藏家也会喜欢的品种。

另外,一些特别出品,无论价格高低,年轻藏家也会关注。像我曾在新加坡买过一瓶其免税店WHISKYSHOP选桶的秩父6年单桶限量版,用勃艮第黑皮诺葡萄酒桶熟成的,所以很特别。当时发售时才3000多元,几天就被抢光了。今年市面上要2万元左右。

日威仍在飙升?如何分析市场?

羊城晚报:“停产”总是日威近几年的新闻关键词,有人认为,量少+停产是日威价格飙高的原因?你如何看?相比同样量少也有过停产潮但价格依然显得“朴实”的苏威,你觉得日威的行情合理吗?

李旻:市场上关注的这几家贵价停产品牌,其实的确是日威里比较有代表性的。酒质好,有代表性,又停产,价格肯定有影响。但若要直接与苏威相比我认为是不太公平的。

苏格兰威士忌现在还是一个很好的运作体系,苏威里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一直都在生产,所以它还可能会有更高品质的酒液出现。而日威这几个受关注的停产厂牌,它不可能还有比现有库存更高品质的产品出现。所以价格还是会体现“有限性”。而且日威本身选择比较少,但苏格兰不一样,我认为威士忌真正的底蕴应该还是在苏格兰。现在来看,全球最高价格的威士忌还是在苏格兰,而日本最高价格威士忌也不是在停产酒厂中。

余浩:停产+量少的确会影响价格。像命之水最高年份的50年,2020东京奥运会出掉最后一桶,之后就没有了,这就是稀缺性。但我觉得,涨价能力还是要看市场的消化程度。发售价很高,如果没人去喝是没用的。有人消化溢价多少都很正常。

羊城晚报:你认为日威的收藏价值最主要是哪几方面?

李旻:一是酒质好。二是有个性,它是有东方特色的威士忌。三,稀缺有限性。但日威对于亚洲尤其中国藏家,有自己的优势。对于许多亚洲或中国藏家,可能不知道苏格兰二、三阶的品牌,但他一定会知道日本威士忌里面二、三阶的品牌。这种影响力也会导致日威的风潮还会继续。

包括日威的艺术设计附加值,我觉得这是比较讨好中国人或亚洲藏家的表现。像轻井泽是最典型的,东方艺术酒标设计;响的高年份高价位酒,也都是用东方瓷器的酒瓶包装。它的出身决定了它要这样做,因为它就是标榜东方威士忌。但苏格兰威士忌或者像山崎,它们的瓶型和酒标就很朴实。当然日威的产量也限定了,不可能大规模地渗透到西方市场,大部分在亚洲本土就被消化掉了。

反观在西方市场,不仅苏格兰威士忌仍然是主流,还有谷物威士忌会在美洲出现,他们会有自己的烈酒的选择。所以除非是接触了东方文化的藏家,否则,单纯讲品饮价值来说,西方藏家可能会觉得偏高。

余浩:在我看来,第一是稀缺性价值。第二是酒的品饮价值。第三,若有一些特别年代出品,例如三得利第二代或第三代酿酒师出品,也有不同的关注点。最后,才是酒标设计这些艺术附加值。我认为艺术附加值、酿酒师签名这些,对于专业的威士忌藏家来说,收藏价值的影响已经很微弱。我前两天在上海“WhiskyL!”上也拿到三得利第四代酿酒师的签名,但这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看着高兴热闹,不太作为收藏价值看待。

在日威收藏中,也有不同派别。有的只喜欢三得利,有的只喜欢轻井泽,也有的会喜欢一些特别的出品如秩父。当然有很多人会喜欢热门品牌高年份,至少25年35年起步,但我个人觉得这些还是属于常规量产,收藏价值不够突出。我自己觉得反而像山崎、白州的vintigemalt系列,是年份的单桶,有点类同于麦卡伦的珍稀出品,更有玩味价值。

羊城晚报:除了口味更适合亚洲人之外,日威的价格飙升,很多人说“喝不起”,你认为日威价格还会继续走高吗?

余浩:我认为价格只会越来越高,纪录也会不断被打破。简单粗暴地说,你不要单纯看品饮价值,只要有人想喝,它就有价值。像日威标杆性的山崎50、高端的轻井泽、羽生扑克牌,这些纪录会继续破。像山崎50年,去年第一版还是200万左右不到,现在已经300万。为何能这么贵?品种好之余,就是因为少。第一版50支,第二版50支,第三版100支,一共只有200支,而山崎35也总共就200支!这些就是稀缺性。像Vintage的系列,每个年份也只有几百支,年轻一代就会敏锐关注到这些。

入藏Tips

羊城晚报:你觉得日威有何新趋势或热点?现在一些新酒厂会形成影响力吗?

李旻:威士忌不是当年就能产出,而且它的酒质,也要等它面世以后你喝到才知道。所以现在如果说我们在市场上有的这些里面来选,这种新酒厂至少要再等个十年,没那么快可以形成影响力。

余浩:日本现在出现很多新的蒸馏厂,在我看来良莠不齐火候未到,说不上能形成新趋势热点。只是增加一些消费供给。不过其中还是有一些特别的出品。例如厚岸在全球饮家中评价都很高。冈山也很有潜力。前几年日本高岛屋采购部买手,曾经定制了一批冈山的雪莉桶,国际评价非常高。一支无年份的日本雪莉桶,最早发售大概顶多1000元一支,现在已经卖到6000元一支。我也喝过两次,我认为非常优秀,可以与非常经典的山崎2016雪莉桶限量版比美。

羊城晚报:对于有志于收藏日本威士忌的人,如何入手建立体系,你有何建议?

李旻:最好的最直观的方式,肯定是多喝多尝,多了解价格。收藏的话,第一要关注品牌,越是精品才越有升值潜力。然后要了解到酒厂特点,根据它的特点来给自己选酒,了解一下它酒液的整体状况。第三是这瓶酒的口碑。至于你是买回来看的还是喝的,肯定还是要针对不同的去选。比如说你是要收藏一系列,就可以去选择一些概念酒,如果说你要选择稀缺的最高档次的这种酒品,你肯定是要了解酒的酿造特点,要针对这一瓶酒的状况、表现,来做你的投资抉择。

余浩:先搞清楚自己的收藏定位。我认为日威收藏基本可以分为三类:第一,是玩的心态,装饰好看,一些价值不高的酒就能达到。例如36景、艺伎系列就很好看,小成本办事,马上可见成效。其次,是专业型,会研究酒厂历史,像秩父这样有着很多故事和特色的威士忌,可以研究很久。第三种,单纯追求热门顶级收藏。绝不会错。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