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干草,凭什么值7.6亿?

摘要:纽约苏富比拍卖现场据外媒报道,美国纽约当地时间5月14日,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的作品《干草堆》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1.107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莫奈画作拍卖价格的最高纪录。莫

纽约苏富比拍卖现场

据外媒报道,美国纽约当地时间5月14日,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的作品《干草堆》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1.107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莫奈画作拍卖价格的最高纪录。

莫奈《干草堆》布面油画 72.7x92.6cm 1890年作 

2019纽约苏富比春拍 成交价:110,747,000美元

在这幅画中,莫奈选择巨大的干草堆作为主题,藉以沿袭源远流长的绘画传统,如米勒与巴比松画派笔下所画的法国乡村及当地的郁葱景色。

预展现场

然而,莫奈为这一传统注入了新意。《干草堆》系列不具轶事细节:没有劳动的人,没有在田野上行走的人,也没有在天空中飞翔的鸟。艺术家简化构图,仅着眼于干草堆本身、干草堆的光影变化、天空以及地平线。《干草堆》的画面和煦壮丽,令平平无奇的干草堆成为了印象派的艺术象征。

莫奈《干草堆》系列作品欣赏:

夕阳下的吉维尼干草堆

干草堆在法国秋季的乡下随处可见。1888年的一天,莫奈和女儿白兰在吉维尼附近的山坡散步,突然注意到了这片被阳光照耀的干草堆,他开始描绘不同时间干草堆上光线的变化。最初,莫奈想得很简单,光线对干草堆的影响,不过是晴天与阴天两种情况。

晴天的吉维尼干草堆

阴天的吉维尼干草堆

于是,他准备了两块画布,一块用于晴天表示阳光充足时的效果,一块用于阴天表示柔和光线效果。后来发现,不论晴天还是阴天,光线都是随时在变化,太阳快落山了,那绚丽的晚霞在干草堆产生了非常奇妙的色彩效果,莫奈急于把它画下来。

吉维尼附近草地上的干草堆

雪地里的干草堆

冬季阴天里的干草堆

莫奈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每天不分晨昏早晚,都在画这个干草堆,出门时带十几块画布,随光线或天气的改变而一块块地换着画。这些干草堆,有中午烈日下的干草堆,有雪后初霁的干草堆,有清晨薄雾中的干草堆,有黄昏薄暮时的干草堆。

无论是漫长炎热的夏日,还是白雪皑皑的冬日,晨曦微露的黎明,露珠摇曳的清晨,阳光正耀的正午,晚霞弥漫的黄昏,莫奈细心的观察着在不同时刻中草堆的变化,一天常常同时在几幅画布上作画。为了捕捉瞬间的印象,他有时来不及在调色板上调色,直接用原色在画面上混合。

冬季早晨时的干草堆

干草堆,粉红色和蓝色印象

夕阳下解冻地面上的干草堆

雪天里夕阳下的干草堆

夏末早晨时的干草堆

他在1890年10月7日写给古斯塔夫·吉弗罗瓦的信中写道:“我正在努力的工作,顽强地画不同印象的草堆连作。现在太阳落山的那么快,使我来不及跟踪它。我画得又那么慢,这使我非常懊恼,然而越画下去,我越清楚地看到,应该更多地工作,为了表达我正在寻求的东西———‘瞬间’,尤其是笼罩着周围,四处放射的光……”

秋季夕阳下的干草堆

雪天早晨时的干草堆

中午时阳光下的干草堆

雪地里的干草堆

白霜覆盖的干草堆

莫奈快速的捕捉光线下对象的色彩变化、空气环境的不同,变换握笔的姿势、笔触的运动方向以及笔触的轻重缓急、大小,大自然给了他无限的生命的激情,他狂热的追求大自然中稍纵即逝的瞬间的印象。

雾天里夕阳下的干草堆

太阳下雾中的干草堆

日出时白霜下的干草堆

在1912年7月7日另一封写给古斯塔夫·吉弗罗瓦的信中:“我只知道画,以此表达自己在大自然面前的感情,并且常常为了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感觉,我完全忘掉了最起码的绘画法则,如果这些法则依然存在的话……这是经常发生的,也使我自己苦恼不已。”莫奈的创作理念是忘掉所描绘的物体,所关注的只是颜色,蓝色、粉红……如此,我们平常所看到的固有色是土黄、暗部是黑色的草堆,在莫奈的笔下变的富有生命活力。

莫奈的这一组《干草堆》就是为了证明:同一样东西在不同光线下的不同效果。还可以看出印象派画家的另一个曾经倍受众人嘲笑的信念——影子也是有颜色的。莫奈在给一位作家朋友Gustave Geffroy的信中说,“我承认要想寻求和捕捉由于光的瞬时和不断变化作用所包裹的外形似乎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莫奈做到了。

正如罗丹所说,所谓大师,就是他能从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中发现出美来。1920年莫奈在和马塞尔·佩依的谈话中说:“技法不断地变化,而艺术总是艺术,它是大自然既独特又充满着感情的解释。”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