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作品展5月10日开幕

摘要: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央美术学院迎来了百年校庆。如今,我们踏上了新百年的征程。一百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时间跨度,在时间与空间的维度里我们只能窥视历史的片段模样:艺术先贤亲手栽培的白皮松依然屹立在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央美术学院迎来了百年校庆。如今,我们踏上了新百年的征程。一百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时间跨度,在时间与空间的维度里我们只能窥视历史的片段模样:艺术先贤亲手栽培的白皮松依然屹立在校园中,前辈从欧洲带回的石膏教具仍旧发挥着教学的作用……这些美院百年历程中的“老物件”犹如博物馆中的考古发现,他们是历史的亲历者,从校尉胡同到万红西街再到花家地南街,诉说着关于时光的故事。

2019年的我们回望过去,中央美术学院历经百年沧桑,无论是1918年的国立北京美术学校,还是1938年的延安鲁艺,两股血脉相融铸就了美院扎实的根基。1950年,与共和国共同成长,中央美术学院进入崭新时期。历经时代变迁,社会变革,如今的央美正是百年之前教育前辈所期盼的模样,成为了教育部“双一流”高等院校。2019年的我们回首过往,新中国历经七十年风雨历程,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以往历史进程中所未能实现的伟大蓝图,是无数中华人女所共同期盼的繁荣景象。中央美术学院始终与国家命运与人民意志紧紧相连,为新中国美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正如习总书记给老教授回信中所说,“以大美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

2019年的我们眺望未来,当下所发生的一切都将成为“未来”的“历史”,当我们作为历史的一部分展现给后人面前的将会是什么,这种来自遥远未来的使命感催赶我们珍惜当下,用艺术创作表现当今世界的思考,用艺术佳作记录当下社会的状态,你们艺术探索的成果就带有极强的时代印记和时间属性。今年的毕业季的主题是“未来考古学”,今年也是重要的时间节点。作为中央美术学院新百年征程的第一年,继往开来,承前启后,你们是美院学脉的继承者,今年即将迎来新中国七十周年华诞,回望过去,展望未来,你们是祖国未来的开拓者。

又是一个春夏之交,今年将有近400位优秀的学子完成学业走入社会,等待社会的考验;近400件艺术佳作已静候在美术馆之中,等待社会的检阅。三年的研究生生活是通向社会的重要跳板,或许此时此刻的你以实现三年前对自己的期许,那么今天你是否对未来的自己有新的祝福。循着人类迅猛发展之路,百年之前的科学先贤提出相对论的理论,如今的我们用射电望远镜眺望宇宙深处,见到了黑洞的模样。人类在不断地使梦想照进现实,也许不久的将来人类会在时空中自由穿梭,未来的你穿越到2019年会感恩此时此刻为了梦想而努力拼搏的自己;会感谢废寝忘食投入艺术创作的自己;会欣赏异想天开拥抱梦想的自己;会感恩中央美术学院对你的栽培。未来不远,未来已来!祝你们前程似锦!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

2019年5月

【部分参展作品】

【布展现场】

【部分导师寄语】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研究生院院长苏新平:

无论是走上学者道路还是艺术家道路,迈出校门的这一天其实是刚刚起步。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雕塑系导师王少军:

立德树人,国家寄希望于一代一代青年人的成长来承接这个国家的命运和发展。

中国画学院院长刘庆和:

艺术创作是生命,我们不能轻视或蔑视生命。

造型学院基础部导师叶南:

既然选择了艺术道路,就要一生无悔。

造型学院版画系导师周吉荣:

艺术各门类是想通的,可以以版画为起点,跨越到其他的艺术形式上去。

城市设计学院导师黄建成:

思维清晰以及把事情做到极致的魄力和追求,拥有这两点,有助于走得更远。

造型学院油画系导师孙逊:

希望同学们在深入传统的基础上,在新的时代走出新的路子,形成新的亮点。

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

要树立终生学习的理念。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导师赵力:

不改初衷,不轻易转行,不远离艺术。

造型学院基础部导师杨澄:

要与时代与社会的发展处在一个伴随关系上,唯有如此,你所拥有的技术或能力才会有效。

造型学院油画系导师孟禄丁:

要把自己当成独立的艺术家,在今天动态变化的社会中,建构自己的生存能力和对艺术的思考能力。

建筑学院导师丁圆:

踏实的态度;善于观察,归纳和总结;足够的艺术修养,目光长远。

造型学院雕塑系导师张伟:

在传统面前,我们都是学生。

建筑学院导师程启明:

思维形式的转变对于年轻人来说非常重要。做事更多的是靠思维形式,而非思维内容。

造型学院壁画系导师武艺:

希望同学们能够超越专业和圈子的限制,在现实社会中引导大众审美,吸引人们更加关注艺术。

中国画学院导师徐海:

希望同学们毕业后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切入点,踏踏实实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生活,做出无愧于央美人的成绩。

设计学院导师滕菲:

扎实的做事态度;开阔包容的心胸;批判性的思辨能力。

人文学院导师曹庆晖:

和艺术之魂促膝长谈,懂得那份被热泪浸泡的悲欣和遗憾。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