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水法:春暖花开 | 徐华水墨专栏 | 美术长廊

  • 来源:美术网
  • 作者: 徐华水墨专栏
  • 2019-03-03 21:20

摘要:何水法(庄培芳摄影)何水法的大写意花鸟画在传统绘画的文脉上延伸和发展上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评说家虽各有言辞,但其在现代大写意花鸟画上的不断开拓创新是有目共睹的。在大写意花鸟画上的

▌本期嘉宾:何水法

▌何水法(庄培芳摄影)

何水法的大写意花鸟画在传统绘画的文脉上延伸和发展上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评说家虽各有言辞,但其在现代大写意花鸟画上的不断开拓创新是有目共睹的。在大写意花鸟画上的大气象、大气魄也是为人注目的。必将在大写意花鸟画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徐华

何水法:春暖花开

文 / 徐华

人物: 

何水法(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创作中心常务副主任,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画院艺委会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徐华(美术学博士 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素馨》68×68CM 2014年


何老师绘画早年可以说是一个“杂家”,山水、人物、花鸟、水彩、水粉您都曾“操练”过,然而最后落笔于花鸟画,您是如何考虑的?您又是如何从工笔花鸟画转向大写意花鸟画的?



我在艺术方面,应该是入门早,成名也比较早。我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齐白石的作品,当然不是原作,五十年代齐白石的作品广泛的应用在火柴盒、盘子、脸盆上铺天盖地,我是在那时候发生兴趣的。那时我只有五六岁,从此就开始了涂鸦,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妈妈也开始教我写书法,刚开始用的是描红纸写我写得很有兴趣。到后来我就开始接触西洋画了,念小学的时候我对水彩画感兴趣,经常到柳浪闻莺、六公园去画水彩画。从那以后开始画花鸟画,也开始涉猎不同画种,包括水彩素描等等,我就油画没有画过,我应该说还是比较全面的。我在学习书法的基础上,我也学刻印,我便成为西泠印社的一名社员。我是一个老兵,我在一九七一前就开始刻印,一九七五年以后我就不再刻了。所以我的基础比较扎实比较全面。随后慢慢对工笔画感兴趣,在七十年代以前我都是画工笔花鸟画,我画工笔花鸟画是从宋画开始的,我一开始学画的路子就比较正,眼力也比较高。画意笔画是我认识“陆抑非”先生以后,当时是一九七一年,这个时候我还是在画工笔画,后来在陆老的题意下在一九七三年的时候开始画大写意,一直到现在。


▌《金辉》68×68CM 2014年


您的花鸟画作品在当代受到人们关注,关于用水方面,您曾经这样讲过“用水在于用墨,更在于用笔”,就这方面可以谈谈吗?



因为在以前的画论中谈论墨法笔法,墨法也包括颜色还有画面的章法和构成,但是很少有谈论水法的,古人也讲墨分五彩,在期间水的关系很重要,画面枯湿浓淡全靠用水,所以用水非常关键。水用的好坏,对一幅画很是重要。徐青藤的水墨芭蕉,看上去湿淋琳的润润的,这就说明他的用水很到位,才能使墨色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在进入新的世纪时候,我讲了一句话,“水是中国画的灵魂,笔墨纸是中国画的生命线”,我深深的感悟到了这一点。



那您的名字“水法”,是父母起的还是后来更改的?



何水法:是父母起的,这是很巧的。因为我的命里缺水,找先生看过,说我从事的工作和专业都要和水打交道,所有就起了这个名字。


▌《彤云》68×68CM 2014年


您在用色上也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可以具体谈谈吗。



我学过西洋画,我对色彩的感觉比较好,中国画用色比较单一,前人用色用的比较好的如吴昌硕、齐白石,但他们用的都是原色,而我是在原色的基础上更多的是用中间色,你看我的颜色用得很简单,我在单一的颜色基础上达到单一而不单调的丰富的艺术效果。用颜色我是单一的,用笔我是丰富的,所画花叶色彩斑斓,效果很好,这就是我的高明之处,古人讲“墨不碍色,色不碍墨”,你看我的画,色墨交融、浑然一体,但画面又是透明透气的。这就要靠笔下的功夫,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其妙就妙在用笔上,我是写出来的,我的下笔快的快慢的很慢,我都是一笔,从来都不反复的涂抹,所以我的用色用墨效果都很好。



在绘画题材上您也有突破,画了很多前人未曾涉及的花卉。



因为现在的形势和以前不一样了,经过改革开放进入新世纪,我们开始和世界接轨了,我们可以出去国门,国外人也会可以走进来互相交流。在过去是很封闭的,对于古人来讲他们没有我们这样的条件,南派画家没有到过北方,北派画家也未曾去过南方,他们都是地域性的封闭的画家,目光也比较短浅,他们绘画的取材也比较狭窄。他们所画花卉都是南北都可以看到的,例如:荷花、梅花、竹子、牡丹等等,但是现在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当然花鸟画需要继承传统和发展,这个发展首先是观念上要发展,思想上要发展,思想也要开放。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我要首当其冲有所突破。现在有条件走出国门,见的花卉也多了,我就把它记在心里然后把它表现出来。比如在南方见到的三角梅和一品红这些花生长越靠近南方长的就越大,到马来西亚和泰国,我看到的三角梅长的有三层楼那么高,假如我见到的都是矮矮的,那就不可能有一种超越。我去法国看见一串串红红的花卉很美,回国后我就把它画了下了,起名为《芳气春色》。我画的黄颜色的《金露》那时我在德国慕尼黑看到的。古人有句话叫见多识广,见的多了,下笔就可以顺手拈来,所以生活对一个画家来说非常重要。


▌《荷衣落古池》68×68CM 2014年


您说生活很重要,在时下很多人以照相机替代写生,而您却能常年坚持深入生活,您觉得最大的好处在那里?



我画画这么多年,到明年我从艺已有四十五周年,我的体会是作为一个画家一定要到生活中去这非常重要,写生很重要,但我不反对有的人用照相机,我的经验是拍照是没用的,必须要写生,当然写生若有时间的话可以慢写或是白描写生,一定要认真把它的结构姿态准确的画出来,还要尊重原来的物象。若没有太多的时间,很快的速写,虽只是寥寥几笔,把它拿回来是很有用。我觉得拍照几十卷,也不如画几卷。这是我的经验,所以这几十年里,我一直坚持写生,现在写生稿已有几千幅。今年春天你在花港观鱼见我在写生樱花,我画的很到位很生动我画了一整天,就像这样一丝不苟的写生我一年要进行好几次,我的写生稿就是一张完美的艺术品,生活太重要。


▌《素影》34×34CM 2014年


您的作品气壮格高,气势宏大,用笔圆润沉厚,设色典雅构图饱满浑然天成,在传统和创新的过程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在这个创新的过程中难度是很大的,您是如何解决的?



每个画家到了一定的水平以后,如果要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有困难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如何去做呢,首先敢于正视面临困难,要有坚忍不拔的精神。在画画的过程中要寻找自己的路,寻找路子很重要,那要反复的思索,不能老是学他人的,要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发展,那么就要考虑自己如何发展,要到生活中去。我为画牡丹,几乎每隔一、二年都要去山东荷泽,每次去的感受都不一样,这就是我的体会,我悟到了这一点,每一次它都能提高,每一次它都感觉不一样。这就是靠自己的悟性。


▌《鸣翠》68×68CM 2014年



您的作品看上去气很壮,请问气可以养吗?



气是天生的,气韵是天才,功力是后天的,靠不断的努力和积累,我一直和他们探讨这个问题,五年七年的功力,聪明的人三年可以达到,如果三年达到十年的功力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气是天生的,气不是人人可以有的,有的人画了一辈子的画,画还是没有气,有的人一下笔就有气,这个是很奇怪的事情。


▌《多寿》138×69CM 2014年


把花鸟画画的有山水画的大气魄,潘天寿做到了,回看中国画史,您的花鸟画在以后的花鸟画史上应该有重重的一笔。



我不知道,前人的花鸟画齐白石、吴昌硕、陆抑非他们都是传统形的花鸟画家,你发现他们的画面上,基本上都有一块石头支撑也就是他们的画面主要靠一块石头支撑画面,尤其是潘老的画,画面有一块大的石头然后在上下安排各种小的碎花,在下面的石头上画一些小溪。吴昌硕也是。你看我的画我的画面都是靠花叶和枝干来支撑画面,九十年代以后我基本上就不画石头,这一点我也避开前人,我就和他们不一样。我就拿掉画面中的石头画小碎花小的细枝,要把大画面支撑住这是很难的,所以我是有用笔和底气的。我的画线条很人松动,有断续之趣,真正做到笔直断气不断,这全靠我多年来的书法功力的积淀。我的理念是传统的,我的用笔是传统的,但我对画面的构成处理上是现代的,在这点上我在传统的花鸟画家当中我是比较突出的,是具有开拓性的。刚才有个理论家打给我的电话说,“您的大写意花鸟画在今后花鸟画史上肯定会重重的一笔”。


▌《露和风清舞春红》138×69CM 2014年


听说您是居士,可以谈谈您和佛教之缘?



佛缘需要慢慢的磨练,我总是认为做人要善,心胸要开阔,要与人为善,“真善美”是佛家思想所倡导的也是我的追求。我想今后还要广泛研究广泛吸收,我认为佛教文化是一种大文化,也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各方面吸取是很重要的。我现在是真正的居士要修炼做人也要修炼,修炼好了我的画也会有禅意。


▌《凝霜》34×34CM 2014年


何老师是艺术家也是广告明星,可以谈谈那个广告商家是如何找到你的,他给您多少酬金?



这是很简单的事情,纯粹是朋友的面子,那天上午我一起来,有个朋友来找我,“水法”去拍个广告,我一点也没有准备就去了,拍照拍就是了,都是朋友嘛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艺术家为企业尽一点义务,我认为这也是好的,我没有拿钱,都是朋友嘛,后来效果和好,我也很高兴。


▌《紫气》34×34CM 2014年


您怎么看当下写意花鸟画的发展。



近年来我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展中,经常应邀担任评委,我最早在北京发现第一届花鸟画画展,工笔画明显多于写意画,尤其是画的好一些的大写意花鸟画更少,有这种倾向,现在的花鸟画画的越来越大,那么后来我通过侧面了解,很多年轻的朋友也有自己苦衷,因为工笔画容易出效果,意笔画没有几十年功力是不行的,画面是撑不住的,这也是近年来工笔画多写意画少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他们都很想获奖想入选,那么大画比小画有冲击力,这是一般的常规,所有工笔画是大制作,大场面,才能引起评委的注意。现在搞经济的叫注意力经济那么这和画画也一样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也有自己的考虑,我认为这样的考虑也是正常的。你说写意画滞后,这讲的也比较对,因为意笔画比较难掌握,我们现在的画家不像古人不像文革以前的画家,他们比较专注于做学问,现在改革开放了,一些年青的朋友急功近利很想早点成名,可他们对民族文化没有深层次的了解,存在这方面问题。


▌《香是人间万古春》34×34CM 2014年


您作为中国画家中国花鸟画很具影响力人物,在今后担任评委或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的时候,如何推动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您有什么样的考虑?



作为我来讲,首先要身体力行我要为中国花鸟画的发展鞠躬尽瘁,作为我现在的年龄,后面还有几十年,我宁可牺牲个人,但是我也要为中国画的发展起应尽的职责。作为花鸟画的工作者,我有义务去宣传去实现它,我在全国各地讲课,我想作为我来讲我要把我看到的问题要同年轻的朋友探讨共同提高,为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尽到职责。


▌《玉凤飞来》34×34CM 2014年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