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世宁作品高清全集(110张)

  • 2018-11-02 09:54

摘要:郎世宁,1688年生,1766年逝世,意大利米兰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年轻时在欧洲学习绘画,曾为教堂绘制圣像。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到京后约于雍正元年(

郎世宁,1688年生,1766年逝世,意大利米兰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年轻时在欧洲学习绘画,曾为教堂绘制圣像。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到京后约于雍正元年(1723)进入如意馆,成为宫廷画家。

他很好地融合了中西绘画技法,既讲究西方绘画中的立体效果,注意透视和明暗,重视写实和结构准确的合理性。由于他能画并精通建筑学,曾参与增修圆明园建筑工事。擅画肖像、走兽、花果、翎毛尤善画马。

所作大多以西画法入绢纸,略参中法,以写实为工,专注形似。他将欧洲的绘画品种和方法传授给中国的宫廷画家,为中西文化艺术的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颇得皇家青睐。去世后葬于北京阜城门外。存世作品有《聚瑞图》、《嵩献英芝图》、《百骏图》、《弘历及后妃像》、《平定西域战图》等。

郎世宁《弘历采芝图轴》

郎世宁《弘历采芝图轴》

郎世宁《弘历观荷抚琴图》

郎世宁《弘历观荷抚琴图》

郎世宁《高宗大阅兵图》

郎世宁《高宗大阅兵图》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一 苍水虬》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一 苍水虬》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二 斑锦彪》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二 斑锦彪》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三 苍猊》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三 苍猊》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四 金翅猃》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四 金翅猃》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五 蓦空鹊》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五 蓦空鹊》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六 墨玉璃》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六 墨玉璃》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七 茹黄豹》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七 茹黄豹》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八 睒星狼》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八 睒星狼》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九 霜花鹞》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九 霜花鹞》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十 雪爪卢》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十 雪爪卢》

清代郎世宁在宫廷内曾创作了《十骏犬图》轴十幅,画了十条品种高贵的名犬,分别命为:“霜花鹞”、“睒星狼”、“金翅猃”、“苍水虬”、“墨玉璃”、“茹黄豹”、“雪爪卢”、“蓦空鹊”、“斑锦彪”和“苍猊犬”。

这中间的前九条狗都属小头长吻、腰腹收缩、四肢细劲那类品种,均为出色的擅长奔跑的猎手,敏捷强壮,速度耐力惊人,成为皇帝一行围猎时的好帮手;最后那条威猛的大狗,应当是藏獒。从画面上所题写的字句来看,这些名犬,大都是周遍各个部落的首领或地方官进献给皇帝的。从画面上看,图中的犬,无疑是由画家郎世宁所绘,因为狗采用的是西方的素描画法,造型立体具有质感,欧洲风味很足;而图画背景部分的花草坡石,讲究皴法、勾勒,追求平面的装饰效果,与动物的画法相比较,二者有很大的差异,这应当是由供奉宫廷的中国画家用传统画法补画的,但署名只有郎世宁一人。

郎世宁《十骏图之奔霄骢》

郎世宁《十骏图之奔霄骢》

郎世宁《十骏图之赤花鹰》

郎世宁《十骏图之赤花鹰》

清 郎世宁 十骏图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郎世宁《十骏图之大宛骝》

郎世宁《十骏图之爾云驶》

郎世宁《十骏图之爾云驶》

郎世宁《十骏图之红玉座》

郎世宁《十骏图之红玉座》

郎世宁《十骏图之霹雳骧》

郎世宁《十骏图之霹雳骧》

郎世宁《十骏图之如意骢》

郎世宁《十骏图之如意骢》

郎世宁《十骏图之狮子玉》

郎世宁《十骏图之狮子玉》

郎世宁《十骏图之雪点雕》

郎世宁《十骏图之雪点雕》

郎世宁《十骏图之自在驈》

郎世宁《十骏图之自在驈》

郎世宁所画的两份《十骏图》:一份载于《石渠宝笈初编》,收贮于御书房,由郎世宁一人所画,十幅十马分别命名为奔霄骢、赤花鹰、雪点雕、霹雳骧、薾云驶、万吉骦、阚虎骝、狮子玉、自在驈、英骥子。

一份载于《石渠宝笈续编》,收存于宁寿宫,十骏中的三骏是郎世宁所画,另七骏为同是宫廷画师的波希米亚人艾启蒙所画,十骏分别称为:红玉座、如意骢、大宛骝(系郎世宁画)、驯吉骝、锦云骓、踣铁骝、佶闲骝、胜吉骢、宝吉骝、良吉黄(系艾启蒙画)。还有十骏马图册,据说是清·王致诚所绘。

郎世宁《弘历哨鹿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弘历哨鹿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孔雀开屏图》328cmx 28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孔雀开屏图》328cmx 28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秋林群鹿图》

郎世宁《秋林群鹿图》

郎世宁《开泰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郎世宁《开泰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花卉《双鹤图》郎世宁

郎世宁《双鹤图》

郎世宁 狩猎图 立轴 设色绢本

郎世宁《狩猎图》立轴 设色绢本

郎世宁《白鹘图》

郎世宁《白鹘图》

郎世宁《八骏神品》

郎世宁《八骏神品》

郎世宁《八骏图》

郎世宁《八骏图》

郎世宁《八骏图》2

郎世宁《八骏图》

郎世宁《纯惠皇贵妃朝服像》

郎世宁《纯惠皇贵妃朝服像》

郎世宁《池莲双瑞图》

郎世宁《池莲双瑞图》

郎世宁《弘历观画图》

郎世宁《弘历观画图》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10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9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8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7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6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5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4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2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3

郎世宁《花鸟图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花鸟图》册,清,郎世宁绘,绢本,设色,共十开,每开纵32.6cm,横28.6cm。

款署:“臣郎世宁敬画”,下钤“郎世宁”朱文印、“写生”白文印。每开均有钤“郎世宁”、“写生”印。鉴藏玺印有:“乐寿堂读书记”、“古希天子”、“乾隆御览之宝”、“八徵耄念之宝”、“嘉庆御览之宝”、“养心殿鉴藏宝”等。每开均有乾隆朝内阁大臣梁诗正的题诗。

此图册分别描绘了牡丹、兰花、罂粟、萱草、荷花、梅花等艳丽多姿的花卉和体态生动的蝶、鸟。构图上取法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格局,以虚托实,注重对所绘物象的突出。在表现技法上,则充分发挥了欧洲绘画注重明暗及透视的特点,以工致细腻的笔触,刻画出花瓣、叶片以及鸟雀的羽毛质感和体积感,呈现出与传统的中国花鸟画迥然不同的艺术风貌。这种“中西合璧”的画风成为清代宫廷绘画艺术的一大特色,受到了清皇室的青睐。

《石渠宝笈》著录。

郎世宁《花阴双鹤图》

郎世宁《花阴双鹤图》

郎世宁《画交趾果然》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画交趾果然》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柳阴立马图》

郎世宁《柳阴立马图》

郎世宁《锦春图》

郎世宁《锦春图》

郎世宁《柳荫双骏图》

郎世宁《柳荫双骏图》

郎世宁《柳荫三骏》

郎世宁《柳荫三骏》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鄂垒扎拉图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鄂垒扎拉图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拔达山汉纳款》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拔达山汉纳款》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阿尔楚尔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阿尔楚尔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和落霍澌之捷》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和落霍澌之捷》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黑水围解》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黑水围解》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呼尔满大捷》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呼尔满大捷》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霍斯库鲁克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霍斯库鲁克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郊劳回部成功诸将士》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郊劳回部成功诸将士》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凯宴成功诸将士》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凯宴成功诸将士》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平定回部献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平定回部献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库陇癸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库陇癸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平定伊犁受降》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平定伊犁受降》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通古斯鲁克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通古斯鲁克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乌什酉长献城降》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乌什酉长献城降》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伊西洱库尔淖尔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伊西洱库尔淖尔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御题格登鄂拉斫营之战》

郎世宁《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御题格登鄂拉斫营之战》

《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又可称《御题平定伊犁回部全图》、《回疆一带得胜图》、《乾隆年间准、回两部平定得胜图》、《御题平定西征全图》、《平定伊犁受降图》等等。实为同一组战图。确切的官式名称为《乾隆御笔平定西域战图十六咏并图》。

《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制作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由当时清宫内的西方传教士郎世宁、王致诚、艾启蒙、安得义四人起稿绘图,第二年又命丁观鹏等人用宣纸依原稿作着色画,原图稿完成后送至法国雕刻铜版。直至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十六幅原稿、铜版、印画才全部完成后并送回至宫廷,历时十三年之久,花费约204000里拉(法旧币制一里拉约为一两白银)。作为战图的四位作者郎世宁、王致诚先后于1766年、1768年去世,安德义于1773年离开清宫,改任天主教北京主教,均未能见到成品。可见成品的仅艾启蒙一人。

完整的一组《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包括16幅铜版画,18幅文字,文字为乾隆御题序、战图诗文等,为木板印刷。在最初送至法国雕刻铜版完成后即印制了200张铜版画送回国内。乾隆三十七年清内府又再印制多分。较珍贵的200份战图大多被乾隆皇帝赏赐给王公大臣,或分藏于各行宫园林中。现可见的战图大多为时再版印制。

这组《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与后来制作的其他6组战图均收藏于西苑的紫光阁内。直至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紫光阁悉数珍藏或掠至海外,或毁于战火。这组战图现能完整可见的极其稀少,大都零散的被各国博物馆或学术机构或私人收藏。而战图的原制铜版则大多下落不明,现能明确已知的大多收藏于德国和欧洲博物馆。

郎世宁《乾隆岁朝行乐图》

郎世宁《乾隆岁朝行乐图》

郎世宁《乾隆朝服像》

郎世宁《乾隆朝服像》

郎世宁《秋林骏马图》

郎世宁《秋林骏马图》

郎世宁《乾隆行乐图》

郎世宁《乾隆行乐图》

郎世宁《乾隆皇帝朝服像》

郎世宁《乾隆皇帝朝服像》

郎世宁《神骏图》

郎世宁《神骏图》

郎世宁《瑞鹿图》

郎世宁《瑞鹿图》

郎世宁《万树园赐宴图》

郎世宁《万树园赐宴图》

郎世宁《午瑞图》

郎世宁《午瑞图》

郎世宁《卧马图》

郎世宁《卧马图》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刺么與魚兒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刺么與魚兒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百合纏枝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百合纏枝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豆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豆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翠竹牵牛》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翠竹牵牛》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鸡冠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鸡冠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荷花慈姑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荷花慈姑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海棠与玉兰》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海棠与玉兰》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芍药》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芍药》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牡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菊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菊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罂粟》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罂粟》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桃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桃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石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石竹》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虞美人与蝴蝶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虞美人与蝴蝶花》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紫白丁香》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紫白丁香》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樱桃》

郎世宁《仙萼长春图册-樱桃》

郎世宁的「仙萼长春图册」共含16幅图画,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分四时花卉,各幅间并缀以巨石、翎毛、小草,为融合中西画法的难得杰作,每幅均宽28.4公分,高33.7公分。16幅为:牡丹、桃花、芍药、海棠与玉兰、虞美人与蝴蝶花、黄刺么与鱼儿牡丹、石竹、樱桃、罂粟、紫白丁香、缠枝牡丹、翠竹牵牛、荷花与慈姑花、豆花、鸡冠花、菊花。

郎世宁《羊城夜市图》

郎世宁《羊城夜市图》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正月观灯》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正月观灯》

一管纤毫旧未呵,待题正月恰正歌。人生颇喜披袭冷,又被春灯过眼波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二月踏青》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二月踏青》

万物将期草木溶,取来蘸取杏花中。嫌君图卷层峦少,不会遍山灼灼红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三月赏桃》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三月赏桃》

天地多情且复苏,寻青踏马意多徐。相逢就借东君便,一咏一怀正当涂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四月流觞》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四月流觞》

诗情新媚更诗余,便伞褶裙总晏如。群卉亦知朝节气,同人缓缓过长居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五月竞舟》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五月竞舟》

江阁登临颇欲胜,中都子弟冶游成。盛朝已附屈原老,竞看龙船载妓新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六月纳凉》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六月纳凉》

就人新暑似江南,半蒲烟光嫩不含。得便画舲听雨去,诗怀夜宿到吴山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七月乞巧》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七月乞巧》

年光欲看已青青,又度天孙河鼓星。我独爱君山藐汉,中原相望气何森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八月赏月》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八月赏月》

壮月江潮久不平,何为驱扇画流萤。我来即是弄潮者,几个中年不靡声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九月赏菊》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九月赏菊》

天地才生颜色老,人间诗客倍春思。茱萸一插豪情在,坐久峰峦竟不归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十一月参禅》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十一月参禅》

金风待振秋蝉咽,玉露樊笼都唱歇,谁种无声菊满山,使之焕发于朝野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十月画像》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十月画像》

寻山老道韵颇如,笔致萧严待客诂。既在人间蛰守久,转承意兴竟全无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腊月赏雪》

郎世宁《雍正十二月令圆明园行乐图-腊月赏雪》

格物于今又一开,千门万户雪相埋。题词见冷心情下,已素婴孩何必猜

郎世宁绘“雍正十二月圆明园行乐图”是一组表现雍正皇帝日常生活的作品,按春、夏、秋、冬四季12个月的顺序排列,分别为“正月观灯”、“二月踏青”、“三月赏桃”、“四月流觞”、“五月竞舟”、“六月纳凉”、“七月乞巧”、“八月赏月”、“九月赏菊”、“十月画像”、“十一月参禅”和“腊月赏雪”。从描绘的景物判断,表现的对象应为圆明园。画面以山水楼阁为主,建筑描绘细腻,其中既有中式园林建筑,又有西式亭台楼阁,更有中西合璧者,画面的景观可能是画家以圆明园的建筑结合自己的想象而创作的。圆明园是雍正作皇子时的封赐,他解释说“圆明园”的赐名大有深意:“圆而入神,君子之时中;明而普照,达人之睿智也。” 雍正三年(1725年)八月圆明园兴修一新之后,雍正皇帝经常在园中居住并在此办理公务,他明谕百官“每日办理政事与宫中无异”。这12幅行乐图展现了其在圆明园生活的各个场景,也表现了12个月的不同节令风俗。

郎世宁《狩猎图》

郎世宁《狩猎图》

郎世宁《聚瑞图》

郎世宁《聚瑞图》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郎世宁作品

以下大图请横屏观看:

郎世宁《爱乌罕四骏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爱乌罕四骏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1762年(乾隆二十七)冬,爱乌罕之汗爱哈莫特沙顒遗使和卓密尔和齎表贡马,马皆高七尺,长八尺有奇。高宗赐名曰:超耳骢、徕远骝、月骨騋、凌昆白,并命画院郎世宁作图。

朗世宁以绘画供奉内廷。历仕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画法参酌中西。1762年(乾隆二十七年)年冬,爱乌罕(今阿富汗)的首领爱哈莫特沙顒遣使和卓密尔汉齏表贡马。乾隆赐名曰:超耳骢、徕远骝、月骨騋、凌昆白。并命朗世宁作画。画中,每1匹马不但角度各异,且以满、蒙、汉、回四种文字书写其名及其尺寸,具有纪实的意味。

郎世宁《百蝶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郎世宁《百蝶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无标题

郎世宁画《百骏图卷》为清代绘画神品上上,原图绢本纵94.5公分横776.2公分,藏宫廷大内人莫能观。满清鼎革溥仪出走,清宫为故宫博物院,方得以浏览。此后故宫博物院付梓在故宫周刊发表遂公开于世,蜚声世界艺坛。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郎世宁《高宗帝后像》绢本着色 52.9x 688.3厘米现藏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

郎世宁《高宗帝后像》绢本着色 52.9x 688.3厘米现藏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

原存圆明园的“乾隆及后妃图卷”,为郎世宁等宫廷画家所绘。图卷展出时的文字说明为:“乾隆元年(1736年)郎世宁等为乾隆皇帝和皇后、十一位妃嫔的画的像。其中皇帝、皇后、令妃为郎世宁所画,其余七人为郎世宁的弟子所绘,最后三人是宫廷画家续画的。” 画卷上所绘的13位人像,均为头戴冬吉服冠、身着冬季龙袍的半身肖像,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乾隆皇帝、孝贤皇后、慧贤皇贵妃大幅全身朝服像,如出一人手笔。尽管服饰稍有变动,而面庞神态则一模一样,从绘画技巧及设色风格着眼,应均出自宫廷画师郎世宁之手笔。

郎世宁《哈萨克贡马图》45.5×269厘米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郎世宁《哈萨克贡马图》45.5×269厘米 法国吉美博物馆藏

郎世宁《画玛常斫阵图》

郎世宁《画玛常斫阵图》

玛常为清军平定西域战争的立功者,随副将军富德讨伐准噶尔部,深入敌阵弃坐骑负伤应战,后升护军统领。卷后为乾隆御笔颂扬玛常事蹟,并下令描绘玛常事蹟以为表扬。画中玛常箭正要上弓,前方敌人已中一箭,正是玛常以三箭治敌的经过。根据乾隆御题,知此画成于己卯年(1759)。

郎世宁《郊原牧马图卷》 51.2×16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郊原牧马图卷》 51.2×16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又称《八骏图》,画面综合、融汇了各种马匹的形象,所以在创作过程中画家更能充分地发挥想象力,使马匹显得活泼自然、生动有趣。画家借助了西方追求如实表现物象体积感和立体感的绘画技巧,将马的各种姿态刻画得活灵活现,甚至连毛发的光泽也清晰地呈现在观者眼前,令人有呼之欲出之感这是中国艺术史中以郎世宁为首的“海西画派”所独有的艺术风格。

骏马是郎世宁作品中常见的绘制对象,他笔下的马匹真实生动,更重要的是他领会了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象征意义。自古以来,马是社会贤良的象征,封建帝王命宫廷画家以马为题材进行创作寓意着尊重社会栋梁、求贤若渴的殷切希望。郎氏以“八骏”入画并非偶然,渊源有自。据传古代周穆王有八匹良骥,一说是绿耳、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和赤骥(见《穆天子传》),另一说为绝地、翻羽、奔宵、超影、逾辉、超光、腾雾、挟翼(见《拾遗记》),周穆王曾经驾驭这八匹骏马遨游西方。于是,图写八骏亦有为君主歌功颂德、彰显威仪的含义。

郎世宁《 靖戎扬烈图》

郎世宁《 靖戎扬烈图》

郎世宁《瑞谷图》

郎世宁《瑞谷图》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採桑)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採桑)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祭坛)》绢本设色 51×590.4 公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祭坛)》绢本设色 51×590.4 公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诣坛)》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孝贤纯皇后亲蚕图(诣坛)》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亲蚕礼是由皇后所主持,率领众嫔妃祭拜蚕神嫘祖、并采桑餵蚕,以鼓励国人勤於纺织的礼仪,和由皇帝所主持的先农礼相对。透过这样的仪式,不但有奖励农桑之意,也清楚界定男耕女织的工作区分,自周代以后,历代多沿袭奉行。 清初逐步恢复了亲蚕仪式,乾隆七年(1742)更仿古制建先蚕坛,并制定一套完整的仪式,由孝贤皇后於九年(1744)首先施行。〈亲蚕图〉共有四卷,分别描绘诣坛、祭坛、采桑、献茧的仪式,是由郎世宁率领金昆、程志道、丁观鹏等宫廷画家合作绘制的纪实画作,卷后有乾隆於十六年(1751)所作、怀念已逝皇后的跋,提及「命图以志之,藏於玺馆」,因此画作完成时间当在仪式进行后不久。

郎世宁《雍正祭先农坛图》

郎世宁《雍正祭先农坛图》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ms#mei-shu.org #替换为@),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